散文三味
作者/来源:民盟毕节市委 发布时间: 2017-03-21 浏览次数:11903

在各种文体中,散文最容易上手,却最难写好。诗歌主要是抒情,所以,情动于心,兴观群怨皆可;小说需要的是想象力和阅历,故事讲好了,小说基本宣告成功,倘若能塑造出让人过目难忘的人物形象,便算得上上品之作。唯独散文,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,只需识字,便可为文。但要写出好的散文,我以为标准是客观存在的。在我看来,好的散文,应该具有三种味道:真味,雅味,美味。

其一:真味。作者和读者,原本是平等的。当一篇文章进入读者视野的时候,那便是一段缘分的开始。好的散文,犹如一壶清茶,配上几个雅致的杯子,三五好友,围桌而坐,可以是多年好友,亦可以是刚刚谋面的投缘之交。大的说说反腐倡廉,虎蝇齐打,甚至南海困局,纵横国际;中的说说工资改革,二胎政策,雷阳之死;小的说说王宝强家事,邻里纷争,或者油盐酱醋,陈年旧事。无论说什么,皆由心生。如果说的是假话空话套话,使人觉得面目可憎,徒费流年,可拂袖而去。至于故作伤感,强装激烈,虽说可爱,实则幼稚,这等文字,可属下等。若不说真的事,抒发真的情感,只是卖弄文章技巧,无病呻吟,读者立马辨别出其中真伪,丢弃之如垃圾。

其二:雅味。从文之人,写作的目的大多是为了自己。文学的道路是寂寞的,但没有文学,生活会更加寂寞。写作只不过是让我们记得,在流逝的光阴里,我们曾经优雅地存在过。故,人如其文。优雅是一种从容的生活态度,述诸文字,便是在云卷云舒之间笑看花开花落,便是在生命的跌宕起伏里随波逐流,便是东坡先生的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文学的优雅不排斥时不时掉个书袋子。有些事,有些人,有些情绪,不必对树剥皮,当面指正。说的是秦风汉韵,脏唐烂宋,民国风流,其实何尝不是现在的??物事。你都懂的。要知道,我们自以为的那些生命的中喜怒哀乐,悲欢离合,晦明朝暝,其实在时间的河流中,一千次地被人们重复,一万次地被反复书写。江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如此而已。如此而已!

其三:美味。写散文如烹小鲜。小鲜者,小鱼也。生活在山涧野溪的小鱼,天然地就是一道美味,高超的厨师,绝不会随意地加入佐料,只需按照食材的属性,一锅清水,亦可烹制出美食。散文的美味,在于生活本身之美,在于人情世故本身之美。话不写绝,文不写尽,留三分余韵,藏五分拙朴,大音希声,大道无言,犹如国画的留白,那一片白色,仁者看了即是山,智者看了便是水,老者看了是波澜不惊的岁月,幼儿看了是未来的憧憬,至于南山之徒,想来必把这白色看成是“世事洞察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。面对生活,一个优秀的散文作者,毋需急躁,犹如朋友,相请不如偶遇,看重的只是岁月里那份相互的守望。

宋朝(民盟毕节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支部)

友情链接